苏措viva

【周叶】烟火7

       水流划过坚硬冰凉的玻璃表面,带走细密洁白的泡沫,显现出玻璃门后的人影。

       正在擦大门的勤劳的灰姑娘(误)叶修一瞧见这熟悉的身影,立马丢了手中的水管,也不顾水流纵横,关了大门紧紧地用身体倚住,不让那人进来。

        可是玻璃依旧阻挡不了魔音穿耳。

     “卧槽叶修你这个为老不尊的不让我进来算是怎么回事没听说过顾客是上帝吗你就是这么对待上帝的?”

       黄少天堵在玻璃门的另一侧也不顾身上的衣服使了劲地往里面推还不忘对叶修进行正义的谴责以及灵魂的感召。

       不过看来感召并没有起到效果,叶修适时地丢出嘲讽:“说起为老不尊老魏可是典范,哥就发扬发扬谦虚的美德,这个形容词我就替你转让给他了,不用替你师父感谢我。”

       有人曾经统计过,黄少天和叶修互开嘲讽彼此各有胜负,在胜率方面叶修以16%的优势略胜一筹。而能够停下他们的除了各种不可抗力诸如海啸地震火山爆发就唯有一人。

       什么?你说是老魏?

       那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火上浇油的主。

       所以叶修在看见黄少天身后的喻文州之后终于放弃了负隅抵抗,任由黄少天推开了门,还顺手在门口挂了块“休息”的牌子。

       喻文州目光如水,沉静地看了看叶修点点头,然后好整以暇地微笑起来。

       据说蓝雨的喻文州啊,这么斯斯文文的一笑,简直可以让老木逢春老妇怀春。可是叶修是谁,愣是不受这一套的蛊惑。

       喻文州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叶修了,他推了推眼镜,语调轻缓却吐字清晰:“怎么?叶神不欢迎我们么?”

    “你们蓝雨这一手残一话唠每次都来蹭吃蹭喝,怎么,当兴欣人民大食堂啊?”

       这边黄少天已经俨然把叶修当成了食堂的大师傅吆喝道:“诶诶诶老样子来一套啊。”

       叶修神烦这两人的原因不止蹭吃蹭喝这一点,这厮其他厨师做的不吃,非要叶修自己下厨,要求奇高。

       不过说到叶修的厨艺,确实令人叹服。叶修刚刚来到兴欣的时候,诸如黄少天张佳乐之流都凶残地嘲笑并质疑过他做饭能不能吃。

       叶神以一顿更为凶残的饭菜堵住了他们的嘴。

       黄少天和喻文州每次来都要吃固定的几个菜。

       西湖醋鱼,花胶炖猪骨汤,清炒笋片,红酒烩牛舌。

       汤水醇厚,鲜笋清甜,醋鱼酸甜可口,外酥里嫩,而牛舌,就是黄少天的最爱了。

       叶修一手端了菜,还不忘敲竹杠:

     “看来别人说吃啥补啥还是有道理的。你再多吃几次牛舌,垃圾话绝对可以淹死那些经纪人。到时候多出来的奖金别忘了分我一份,我要求不高,咱们五五分成。”

       黄少天气得恨不得暴起伤人,只是看在他手里端的菜的份上才作罢,他嘴里吃着一边含糊地骂:

    “你滚滚滚滚。“

       喻文州没有理会这两人的拌嘴,慢条斯理地将牛舌切成小块,用叉子叉了放进嘴里。等到他吃饱,拿雪白的餐巾擦了擦嘴角,才慢慢道:

    “刘皓的宣判出来了,判了七年。”

       他细细看着叶修的神色,却没有在他脸上看见任何神色的变化,好像他说的话与叶修全然无关。

    “哦?我没在新闻里看到啊,你又有内部消息?”

       喻文州没说话,算是默认。喻文州是蓝雨的法律顾问,在这方面先得到消息也不足为奇。

       黄少天最看不得叶修这波澜不惊的样,好像什么事都与他无关,他用筷子用力敲了敲碗:“刘皓这人卑鄙无耻害得你被迫辞职离开行业差点还吃官司按我说就应该多判几年,你倒好一脸平淡事不关己,你是面瘫哪还是迟钝啊。”

       叶修果然急了,不过是为了他的碗:“诶诶你别敲,这陶瓷贵着呢。”

       黄少天恨铁不成钢地瞪他一眼,把头别到一边没再出声。

       沉默半晌,喻文州开口问:“苏沐橙呢?怎么没见到她。”

       叶修看着喻文州极为秀气儒雅的侧脸,心里腹诽一句斯文败类,才慢吞吞地答:

     “她拉着一伙人逛街去了,没那么早回来。”

       喻文州透过袅袅升腾的烟雾,有些看不清叶修的脸。当年嘉世那件丑闻出了后,虽然他是蓝雨的,但由于是做法律的,他也在其中极力斡旋。好在叶修虽然被迫辞了职,但最后到底没什么干系。叶修这人虽然没下限,但熟悉他的人都明白他的为人,这点就算是叶修的死对头韩文清也没法否认。

       被迫离开嘉世对于叶修来说理应是个不小的打击,毕竟嘉世是在叶修手上一路发展壮大的。可叶修却没表现出任何的消沉或者难过,一转身却跑到这里做了名大厨。

     “回来吧。”

       喻文州慢慢地坚定地吐出这几个字。


评论(2)
热度(49)

关于我

© 苏措vi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