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措viva

【周叶】烟火9

       叶修并不会想到他习惯性的敲竹杠会对以后的人生带来怎样的影响。经历过人生沧海的人往往会感叹不经意的决定带来命运之间的翻覆。就像蝴蝶一次细小的挥动翅膀卷起了南美洲的一场风暴,齿轮的细密咬合带动了机械的运转。

       周泽楷又一次来到兴欣的时候,迎着傍晚的夕阳,显得又兴奋又忐忑。天边有一片绚烂的晚霞,周泽楷沐浴在这一片晚风之中,几缕碎发在缱绻的晚风中飞舞。他就站在兴欣的屋檐下,目光显得单纯而专注,刚刚亮起的朱红色灯笼倒映在他的眼里,碎成不太真实的柔和。

        叶修看见他的时候,心里也暗叹了一声,他独独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必说,就是一副风景画。

        如果可以去掉旁边的江波涛和杜明的话。

        杜明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叶修,叶修依旧穿着一身休闲服,走起路来东摇西晃的显得散漫极了。他掐灭了手里的烟头,顺手一丢,烟头划过一个长长的弧线,精准地落入路旁的垃圾桶,然后朝着三人挥挥手:“开工开工,干完吃饭。”

       杜明一瞬间觉得自己并不是在轮回工作的有为青年,而是在工地里搬砖的民工,搬完了砖才能领盒饭。

       包工头叶修领着民工们进了兴欣。

       有柔曼的乐声传来。

       唐柔穿了一袭浅白的裙子,坐在琴椅上,纤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间跳跃。自从听说唐柔会弹钢琴,老板娘陈果就下了血本在大堂里添购了一台钢琴。

       杜明沉浸在柔和的音乐之中,看着唐柔的背影,感觉心砰砰直跳。这乐声像是奔流不息的清凉溪水,缓缓流进杜明炽热的心田。

        唐柔一曲弹毕,朝着鼓掌的食客们鞠了个躬,然后上了二楼。

        江波涛看见杜明眼睛发直,暗地里揪了他一把。好歹在外轮回有男神教的名头,要矜持,你看咱们小周就目不斜视地跟着叶修去了,学着点啊。

        叶修没看到后面两人的小动作,懒懒散散地就朝着二楼的训练室去了,前些天又来了一个小伙子叫罗辑的,加上包子唐柔,正好三个人。

       罗辑很庆幸没有再看见上次那个话痨来教他,这次的老师,虽然沉默了一点,但其实根据他手下的操作来判断,高材生罗辑不难揣摩理解。他抬头看了一眼在角落里和苏沐橙说话的叶修,仍然觉得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碰到叶修其实算是意外,对于之后的路,罗辑还没有太明确的想法。目前来看兴欣还算不错,除了那个脱线的包子。

        周泽楷发现这个斯斯文文很有学生气的年轻人,虽然对于基本交易的操作和流程差的可以,但是金融建模的部分一点就通,对各种模型的使用驾轻就熟,并且隐隐透露出受过专业训练的痕迹。

       周泽楷在心里不是没有过揣测,回想起包子和唐柔两人,虽然缺乏这个行业最基本的一些了解,但依他来看,这三人都有吃这行饭的天赋,唯一缺乏的只是对应的训练。他并不知道是不是叶修将他们搜罗起来,他也不明白叶修这么做的目的。如果叶修的要求会泄露轮回自身经营的秘密,那么出于职业精神,他自然不会答应。但是叶修只要求他们对三人做一个基本的训练,那其实也并无不可。

       说到原意来这里帮忙的原因,除了是被叶修做的饭菜收买,他想起那个雨夜他碰见叶修的场景。他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这是一种全身心的放松,出于无保留的信任。

       清冷的雨水,斑驳的树影,那个男人叼了根烟,往外看的眼神平淡如水,可是周泽楷觉得,他能从他的眼里,看到那么一点点寂寥。

       后来他在兴欣睡着的那个晚上,可能由于睡姿不太对,他睡得并不太安稳,梦境纷至沓来。

       他梦见童年时期家门口的大槐树,夏日里庞大的树冠在阳光下浮起淡淡的光晕,他喜欢在树下看书,觉得既清净又有一点孤独。那时候邻居总是指着他对自家小孩讲,你看别人小周,又安静又喜欢看书,哪像你,跟只皮猴似的。小孩嘻嘻笑,转身一窜不见了。

       他还梦见高中时一个向他表白的女孩子,女孩子低着头,很是羞涩地递给他一只粉红色的信封。女孩子的五官他已经完全没有印象,只记得她一双漂亮的手,手指纤长白皙,指甲修得整齐圆润,透出一些淡淡的健康的粉色。

       最后的最后,梦境回到了那个晚上,叶修手指间的火星明灭,脸上全是淡淡然,只有一双眼睛静静地看着雨幕,像是一潭亘古不变的湖水。

       

       

        

       

  

       

        

        

        

评论(2)
热度(52)

关于我

© 苏措vi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