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措viva

【周叶】烟火19

       骚乱过后的庭审室寂静一片。

       刘皓双手压在背上被按了个严严实实,却仍然奋力挣扎扭动着身体,因为动作过大散落下来的几缕碎发遮挡住了眼睛,使他这一年来迅速消瘦的面容显得阴郁的很。

       “叶秋……叶秋!“

       “都是你!——都是你害得我!”

       他一句句喊得声嘶力竭,额上的青筋根根暴起,双目赤红,看着叶修的眼神恨不能啖其肉。叶修看了只觉得困惑,那个在地上扭动的人真的是嘉世的刘皓吗,他默不作声,一时有些恍惚。他从来不明白刘皓对他的恨意从什么地方来,又为什么这么猛烈,叶修想,若不是自己是当事人,大概也要相信他这一番声泪俱下的控诉了。

 

       刘皓这一番诡辩韩文清周泽楷他们自然半个字也不会信,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内情始末。他这几句呐喊面向的方向明确的很,一下子就将少人认识的叶修暴露在了在场所有媒体面前。这一下便如同烈火烹油,镜头逡巡之下精确地对准了目标。

       空气中涌动着躁动不安的因子,叶修敏锐地察觉到安静到几乎凝滞的气氛下掩藏的汹涌暗流。这下大发了,叶修自嘲地想,他略略扫了几眼却发现周泽楷仍然以一种近似保卫的姿势挡在自己的身前。

       他微愣了一下,然后哑然失笑。

       嘉世的人在伤害我,轮回的人在保护我。

       多奇怪。

       他努力地忽略心底泛起的一点酸楚,又抬头看一眼周泽楷。两人距离很近,叶修看见他瘦削却轮廓分明的肩膀和白皙柔软的耳垂,忽然伸手抚了抚胸口,这种感觉该怎么形容,有些发麻,同时四肢百骸涌起久违的疲惫夹杂着舒适,好似登山的人终于得以停歇。一旦放松,心中的惫懒便止不住了。面对四面聚集而来的视线也使了性子不想去在意。

 

       一出了庭审室,长枪短炮纷拥而至,连带着叶修身旁的人也被团团围住。

       “ 你就是前嘉世的叶秋吗?“

       ”叶秋!针对刘皓所说你有何感想,嘉世一案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

       叶修不喜这种场面,再加上他心下惫懒,面上神色淡淡,一字未提。

       在这里碰了墙头,大约知道苏沐橙脾气好,记者们纷纷又转移了一下提问对象,却看到素来噙着温柔笑意的脸庞也是面如寒霜,柔和的眉目之间染上坚毅之色。显然也是不配合的姿态,至于周泽楷……配不配合实在没有太大差别。

 

       好在这等场面也有人惯于应付,空白沉默并未持续太久便被一个温和的声音打破:

       “刘皓一案到今日庭审结束,我们应该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法官给出的是公正的恰如其分的判决。即使被告有所不忿,也可以提出二审诉讼。在这里追问不存在的内幕注定得不到你们想要的结果。”

       镜头对准之下一个年轻男人不急不缓地道来。很快有人认出是蓝雨的首席法律顾问喻文州。

       他嘴角带了一丝儒雅的笑意,可熟悉他的人便会明白这不过是表面的礼节,单听他所说的话,虽然语气温和,实则绵里藏针,就能知道喻文州的心情实在不算好。

       这显然不是那些记者们想要的答案,可喻文州这一番话说得又实在很有道理,再加上他表面上显得彬彬有礼,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然而转过头来没挖到爆料又很不甘心。叶修看着记者们一个个如同陈年老便秘的脸色,竟然感到一丝快意,喻文州这家伙的嘴可毒得很,偏偏他一边毒舌一边笑得云淡风轻,实在很容易让人生出恨得牙痒痒的心情。但是看着别人尤其是这些人遭受一下喻文州腹黑的洗礼,倒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当然这一下也没能堵上所有人的嘴,仍然有人不依不饶,伸出的话筒几乎要戳到喻文州的脸:

       “你不必拿套话来骗我们。我们只想知道刘皓为什么要当庭指控叶秋的罪行,又为什么立刻被狱警押解走。”

        这人貌似只是复述了一下事实,其实用语夸大模糊,让人乍一听好似确有其事。揣度其用心,不可谓不恶毒。

       喻文州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很快又挂上他标志性的微笑,仔细打量了一下话筒的标志和举着话筒的人,这是一家小报,最前排的男记者戴着订红色的鸭舌帽,胸前挂着记者证,姓孙。他动作粗鲁莽撞,但表情又有些古怪,不耐烦和鄙夷交杂,隐隐却带了一丝得意。

       将这一番形容都记住之后,喻文州才沉稳道:“刘皓只不过发出几句无用的牢骚在孙记者这里怎么就变成了指控罪行,被狱警押走自然也是因为他扰乱法庭,无视法律威严。这两点显而易见的事实孙记者难道也有疑问吗?”话说到了结尾,他脸上的笑敛去。喻文州外表看上去是相当友善有亲和力的,然而这一下笑容尽褪,毫无笑意的脸竟然显得格外冷漠。

       鸭舌帽男看着他瞬间变化的脸色显然是被吓到了,但却仍然硬梗着脖子不肯低头:“那……那刘皓——刘皓他为什么要说是叶秋害得他?”

       这几句话结结巴巴地说出口,只听得喻文州轻笑一声,好像听闻了这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你可听过一句话?——说谎的人自己相信自己的欺骗。”

 

 

 


评论(4)
热度(60)

关于我

© 苏措vi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