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措viva

【周叶】烟火20

“Like one who having into truth, by tellingof it.”

    仔细端详几遍,周泽楷用指尖摩挲了一下纸面,然后合上书本。

    喻文州这么舌战群儒一番,终于给了处于包围圈的叶修撤退的机会。周泽楷记得叶修走在半道嘴中还说着:“喻文州也是厉害,随随便便扯两句也能唬得人一愣一愣。“周泽楷自然是听见了,”……暴风雨“, 他说。然而叶修好似没听清一般,漫不经心地问了句什么,脚步未曾停一停就继续往前走去。

     他想说,那不是扯两句,那是《暴风雨》。他想说,我也读暴风雨。他想说,喻文州能做的,我也能为你做。

    然而话语到了嘴边不知为什么尽数化成沉默咽下,他只略微翕动了嘴唇,却不能吐出再多一个字。周泽楷从未有一刻这样痛恨过自己的沉默寡言,不能像喻文州那样站在叶修面前为他遮拂恶意。周泽楷心里明白这种不理智的比较看起来太过幼稚,但是他一刻也停止不了心中的焦灼火焰。

    所以他只好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暴风雨》,以平息涌动的情绪,直到夜色侵袭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周泽楷到了轮回后不忘浏览一遍各大新闻网站来观察事态发展。江波涛正好端着咖啡路过,顺带脚步停了停站在周泽楷椅子后也浏览起来。事情终究没有被压下去,刘皓的行为,庭审的经过,叶修的现身事无巨细地都被记者记载下来,连带着大幅大幅的叶修照片一起出现在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几家大型媒体报道内容还好,尽管不乏揣测,语调依旧尽力保持客观公正。然而数量更多的小报笔触煽动,以那个鸭舌帽记者报社为代表,三分真七分假,虚虚实实,倒显得若有其事,叶修的形象也被不遗余力地贬低抹黑,连带着喻文州那一番说辞也被有心之人附上曲意解释。

    江波涛呷了口咖啡苦笑道:“早知道这些记者的德行,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他们颠倒黑白的功力。”

    周泽楷闻言沉默,好在江波涛早就习惯,转身就回了自己的座位。思忖一番,周泽楷终于拿起手机发出给叶修的第一条短信:

   “前辈,没事吧?”

    短信刚发出周泽楷一秒就后悔,这么干巴巴的问候怎么看都显得太过苍白,没有诚意。该怎样说更好,我相信你?说过了……别理他们,又幼稚了点,像小孩子的斗气。

    双眼放空胡思乱想懊悔纠结之际,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周泽楷手指轻巧一点便看见“没事”两字加上一个叼着烟的小人表情,懒洋洋的表情像极了叶修本人。

    周泽楷几乎是不可自抑地微笑起来,盯着屏幕傻笑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患得患失的心情好像泛滥的太严重。不过既然叶修看着没受影响,他心中的担忧也放下了些,就开始着手工作起来。

 

    周泽楷在轮回IBD的资历其实不长,然而他表现太过优越,分析员没做满两年就提升了associate,不足三年又升了VP,工作其实主要负责接洽客户,以及分配任务确保各个关节的顺畅进行,基础机械性的运算分析占的工作内容比重其实极低。然而江波涛那里的风险运算运算量大而繁杂,模型的建立又艰难晦涩,且严格来说不包括在工作范畴里,周泽楷为人也并不自傲,和江波涛私交也好,所以也接手了一大部分内容,完成工作闲暇之余就算上一些。

    这边运算刚刚开了个开头,露出它繁杂的面目,周泽楷一时也无暇分心去太多顾及到叶修那边的情况,就一头埋进工作之中。

    投行的寒暑日夜晨昏颠倒,有诗云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轮回的工作大概也如是。等周泽楷工作暂告了一段落,才惊觉事态在这短短几天间愈发严重起来。不知是谁曝光了叶修当前在兴欣做一名厨师,记者们纷纷蜂拥而至,扰得兴欣几乎无法正常营业。

   周泽楷看见新闻的时候紧紧地蹙了眉,随即立马就拨通叶修的手机。

然而电话那头并没有传来熟悉的懒洋洋的在周泽楷听来有一点温柔的声音,只有一个冰冷的机械女声在重复着用户已关机的信息。

    慌张从心底某个角落一点点蔓延到四肢百骸,周泽楷攥紧了拳头强自镇定心神,略收拾了一下便往兴欣的方向飞奔而去。

    然而焦灼和担忧在看见兴欣紧闭的大门的那一刻如同海水一般漫过了周泽楷的心头,让他几如窒息。

 

    接下来连续几日周泽楷都在不断拨叶修的电话,连带着苏沐橙的电话也拨了无数次,但始终没有拨通过。这几日里有空便往兴欣去蹲守,终于在某一日等待将近三小时以后在门口见到了兴欣的老板陈果。

    陈果的脸上满是惊讶,显然完全没有意料到会在一堆潜伏蹲守的记者之中看见周泽楷。不得不说人长得好就是有优势,尽管周泽楷这几日来回奔波显得憔悴了些,但在一众记者间仍然显得鹤立鸡群。

    她带着周泽楷从后门拐进去,周泽楷神色疲惫得很,然而一双眼睛却亮了起来。他依旧不善言辞,这一次也只有三字:

   “他在哪?”


评论(1)
热度(35)
  1. 颜白🐳苏措viva 转载了此文字

关于我

© 苏措vi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