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措viva

【周叶】烟火21

几年统共积攒下来的年假,周泽楷一次性用光了,轮回正是忙碌的时候,因而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惊讶。江波涛本来想问一句,可看周泽楷神色焦急,预料他家中也许有什么急事,也就体贴地没有把话语说出口。在他看来,尽管轮回上下均以周泽楷为核心人物,周泽楷却不是任意妄为之人,相反一个领袖应有的素质和担当周泽楷都具备。若是他这样急匆匆地要走,那必然有不得不走的理由和苦衷。

 

周泽楷自然是看见了江波涛欲言又止的模样,但他心里焦急迫切,顾不得和他解释许多,只在心里暗叹一声,他此行可算得上是任性了,但叶修那边……不走上一遭,他实在放心不下。也罢,反正任不任性都已经请了假了,只得回头再补上。

据兴欣老板陈果说,叶修和苏沐橙在那些记者摸到兴欣的第二天就一齐去了闽地。周泽楷探听到了具体的地址,发现是在崇山峻岭之中的一个小山城,没有机场,甚至铁路也不通,他只好买了最近的机票先到附近大城市的机场,然后再转搭长途汽车。

此刻周泽楷已经下了飞机,正坐着汽车盘桓在曲折蜿蜒的闽地山路上。山区清晨多雾,因而大巴司机开得小心翼翼,前进缓慢。

前辈……到底去山城做些什么?陈果语焉不详,周泽楷也不敢多加猜测,他怕一猜测就直接跑到最坏的设想上。

只是叶修出事,在他身边形影不离的始终是苏沐橙一人。就像这次叶修对他只字未提,却带着苏沐橙双双消失。他明明知道叶修与苏沐橙关系匪浅是业内皆知的事情,可他仍然抵不住内心泛上的的酸意。

等他察觉到这点,禁不住一时愣怔。

他这是怎么了?叶修是他尊敬的倾慕的前辈,若有人常伴他左右,而且是苏沐橙这样温柔体贴的人,作为一个后辈和朋友,他理应为叶修感到高兴。那心头的酸楚又是怎么一回事再者之前喻文州帮忙叶修解围,自己心里也高兴,可仍旧有那么一点不甘。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周泽楷自忖从来冷静自持,而如今他心乱如麻,心境就如同这行驶在薄雾里的汽车一般,茫然不知所终。

直到金色的晨光穿透了迷迷蒙蒙的水汽照在这崇山峻岭的广袤树林间,照在这蜿蜒曲折盘桓回旋的山路之上,周泽楷一双如墨玉一般的眼眸中才渐渐褪去了迷茫,最终复现坚毅之色。

 

时光到了夏末,日头已经不那样毒。槐树的树影遮蔽了剩下的一点毒气,叶修此时就正坐在大槐树的树干上,挑了个最是舒服不过的姿势,懒散地闭着眼假寐,嘴里叼了片鲜嫩翠绿的树叶。

他听见不远处有脚步声,想也不想地就开口问道:“回来了?”

脚步声近了,看来是站在了树下,却再没有声响。叶修心里一时有些疑惑,睁了眼往树下看去,发现竟不是他所预料的苏沐橙。

这是个天朗气清的早晨,头顶上的树叶温柔地轻轻拂动,有几缕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安静地照在身上,形成一个个小小的温暖光斑,此时传来远处正要去上学的孩子们玩笑嬉闹的声音,这个山区的早晨美好得有些不太真实。

因而一向反应极快的叶修此时也没能从愣怔中恢复过来,他呆呆地看着树下的那人,那人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口松松挽到手肘,显然是从办公室出来也没来得及换一身衣服,他的眼下有一点淡淡的青黑,可仍然不损其英俊至极的面貌。

周泽楷抬起头,清澈见底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片刻才终于微微笑起来,他的声音清亮好听,如同冰凉的溪水在金色的阳光下轻轻跳跃。晨风裹挟着只言片语送入叶修的耳朵,使得他刚刚回过神来又定在了原地:

“……前辈,我喜欢你。”

 

叶修向来好用的脑子也免不得当机片刻,随后他鬼使神差般地向树下的周泽楷伸出手去。掌心传来一点温度,周泽楷随即握紧了这只手,身子轻轻一借力,脚尖一点,便稳稳当当地坐在了树干上。

甫一坐定,叶修就被拥入了一个怀抱,好闻的松木香气围绕在身侧,随后只觉唇上微微一凉,周泽楷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他的吻青涩,唇瓣柔软,如同蜻蜓点水般地轻轻一触碰随即就分开,然后又温柔地吻一吻叶修的双眼,动作轻柔而虔诚,其中都是满满要溢出的爱意与珍视。

叶修只觉得多年来好似冰冻起来毫无波澜的心湖此时裂开了一道缝隙,周泽楷的吻,周泽楷的眼神,无不好似温暖却不灼人的温泉水,漫过湖面,融化了冰层,才终于让他察觉到原来冰封的湖面下还有缓缓流动的湖水。

 

周泽楷见到叶修,满腔的担心忧愁连带着那一点酸涩都化成了单纯的喜悦,他在车上就已经明明白白地看清楚了心意,此刻也不顾什么时机场合,只凭着心头涌动的感情对叶修表了白。看见叶修伸出的一只手,脑海里升起一股乱哄哄的喜悦,等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些什么,只看见叶修那水润的唇瓣和似笑非笑的神情,便是心意再坚定,也禁不住脸上漫上一片薄红。


评论(2)
热度(44)

关于我

© 苏措viva | Powered by LOFTER